<acronym id="cquw2"></acronym>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神話娛樂
從便捷接駁到旅游觀光——擺渡人眼中的輪渡變遷
當前位置:主頁 > 神話娛樂 >
 
 
神話娛樂:從便捷接駁到旅游觀光——擺渡人眼中的輪渡變遷
時間:2018-09-12  來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東方揚州外國語

  輝煌—衰落—新生

  擺渡人楊建明眼中的輪渡變遷

  岸上的年輕水手揚臂將纜繩拋出,汽笛一聲長鳴,“交運輪渡01”緩緩駛離朝天門碼頭,往對岸的江北嘴駛去。這是我市現存最后一條真正意義上的過江輪渡。

  這個場景,楊建明再熟悉不過,他仿佛又見到了30多年前的自己——曾經無數次往返于江上,目送乘客上船下船,從此岸渡到彼岸。

  如今,楊建明的身份已轉變為兩江游輪的船長,然而,在過江輪渡上的那些日日夜夜卻早已成了心中無法抹去的烙印。

  追憶青蔥歲月

  那個年輕水手有個夢想:當船長

  1982年夏,不滿18歲的楊建明進入重慶市輪渡公司,在過江輪渡上當上了一名水手。

  小伙子有個夢想:當船長。這個夢想就在“輪渡301”落地、生根、發芽。輪渡船不算大,不到30米長的船身,載客量200多人,客艙里只有兩把能緩慢搖頭的電風扇。雖然簡陋,卻是方便兩江四岸的市民過江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

  每天早上5點,楊建明和同事們就在甲板上開始忙碌,進行開航前的檢查。發動機、儀器儀表、救生設備,都得一一仔細查看。他一邊將碩大的舵盤擦得锃亮,一邊往岸上瞧,第一批乘客已候在碼頭岸邊。

  5點30分,第一班輪渡準時發航。過江到南岸單程需要7分鐘,加上上下船時間便是一刻鐘,一個來回大概需要半小時。

  輪渡載滿乘客往返兩岸,片刻未曾停歇,一直忙到晚上10點收航,每天跑32個來回,64趟。一萬多人坐這艘船在江上往返,除了起大霧或漲水封航,日日如此。

  楊建明記得,當時重慶主城只有兩座跨江大橋,公交線路也不多。如果從南岸彈子石到渝中區朝天門,坐公交車需要2個小時,還得轉幾道車。輪渡自然成了過江首選。

  輪渡浪漫邂逅

  好幾位船員的愛情在這里萌芽

  就這樣,在江上不斷往返成為楊建明的日常。早晨和傍晚是最忙碌的時候,兩岸都排起長隊,有時要排一個多小時才能坐上。船還在江中行駛,楊建明就能瞧見岸邊翹首以盼的乘客。

  船長加船員一共6人連軸轉,根本歇不了氣。經常是過了飯點,等乘客稍微少了一點,他們才去匆匆刨幾口冷飯。

  由于公交車晚上八九點就收車,為方便當時重慶煙廠、重棉三廠上夜班的工人,后來又增開了夜班船。

  楊建明當年在船上當水手時的任務主要是拉纜繩、下錨、開關門,提醒上下乘客注意安全。人群中有個漂亮的姑娘,上下班都坐楊建明這班輪渡,對這位經常主動攙扶老人、勤快又開朗的帥氣水手,常常忍不住多看幾眼。后來,這位乘客成為了楊建明的妻子。船上其他好幾位船員的愛情也都是在這輪渡上萌芽的。

  輪渡就是一個小小的世界,充滿煙火氣。熙來攘往的市民,說說笑笑,有的手里拎著菜,有的提著雞鴨,有的從新華路批發市場出來,抱著個裝滿貨物的花布包裹。

  楊建明從水手轉為了舵工。那時轉向還是靠人力舵,直徑近1米的舵盤扳起來很費力,滿舵需要扳七八圈。最初掌舵,一天下來,手都拿不穩筷子。

  楊建明深愛在輪渡上的工作,雖然并不是年輕時夢想著的巨輪,但它承載了江兩岸市民的出行重任,他感到很光榮。

  晚上也需要有人護船,因為船只隨時可能受到水流和風向影響。為了船的安全,他們輪流守在船上過夜。值完班,扎進江里,游上一圈,比什么都爽快。

  最輝煌的時期

  平均每天乘客量超過10萬人次

  乘客先在岸邊的渡輪售票亭買票,楊建明記得,從江北到朝天門只要4分錢,朝天門到夜貓溪5分錢,比公交車便宜。

  過江輪渡在開航前,船員需要用望遠鏡觀察過往船只,通報船位、動向、始發港、停靠碼頭等信息,確保船只安全。開航前鳴笛,表示準備移泊。過江輪渡必須主動避讓順江船只,讓其他船只過了以后再過江。最初還沒有用上無線電,是用不同聲號的鳴笛表示不同的含義。

  輪渡如何加油?有“水上加油站”,也就是專門負責加油的船只。快沒油了,加油船便開過來,將船艙里的柴油通過管道抽到輪渡船上去,一般幾百公斤油夠用一周左右。

  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是重慶輪渡公司最輝煌的時期。全市有輪渡船40艘,都已由當初燒煤炭的蒸汽“小火輪”全部發展為內燃機輪船,經營航線達19條,通達主城各區及沿江一些鄉鎮。望龍門至龍門浩的輪渡除了自身載滿乘客之外,還要另外拖綁一條駁船載客,才能滿足市民的過江需求。

  主城有40多個碼頭,平均每天乘客量超過10萬人次。輪渡公司員工最多時有3000多人,還有造船廠、印船票的印刷廠、醫院等。

  從衰落到新生

  開辟觀光渡輪,著力發展兩江游

  楊建明原以為自己會一直在過江輪渡上這樣忙碌下去。

  隨著菜園壩大橋、朝天門大橋等一座座跨江大橋的修建,城市交通的飛速發展,漸漸地,市民習慣了坐著公交車從橋上到達對岸,接著是出租車、私家汽車。上世紀90年代以后,曾經人聲鼎沸的輪渡碼頭冷清下來,很多時候一個班次有寥寥幾個乘客,跑一趟的收入還不夠油錢,有時甚至“放空”。多條輪渡航線因無人乘坐而停航。航線萎縮后,老的輪渡船只逐漸報廢。

  曾經的王家沱輪渡造船廠也已沉寂,還剩幾只躉船黯然停在河邊。在此建造的最后一艘人力舵“輪渡201”前年退役,準備報廢。到2010年,主城過江輪渡還有4艘,航線已萎縮為朝天門至野貓溪、江北嘴和磁器口至桂花園。

  上世紀90年代初就來到渡輪公司工作的李自榮表示,很早以前公司就意識到必須轉型,那么如何滿足市民新的需求呢?

  2002年,輪渡公司正式轉變思路,開始著力發展兩江游。后來又開辟了朝天門到洋人街的觀光輪渡,逢年過節總是排滿了人。

  2014年黃金周,乘坐觀光輪渡的游客單日突破1萬人。船只也升級到了上下兩層觀光船,更多考慮到乘客的舒適度,增添了空調、電視機、衛生間等設施,全部按照游船標準打造。

  “輪渡并沒有消亡,而是從傳統的交通功能升級為交通+旅游功能,以新的發展形式繼續存在。”李自榮說。

  傳統的過江輪渡仍保留了最后一條,即渝中區朝天門——南岸夜貓溪——江北嘴的“三角航線”,從野貓溪上岸就是南濱路的“字水宵燈”,從江北嘴上岸,可以去往中央公園和大劇院,票價依然是2元。

  重慶的輪渡人還在思考讓輪渡發揮“水上公交”功能,將已消失的幾十個碼頭重新挖掘出來,還原老渡口,讓大家感受水上文化,把各個區的人口聚集區和特色傳統文化景點結合在一起,既能滿足交通出行的需求,緩解陸上擁堵,又能滿足觀光需求。

  老船長的心愿

  讓市民和游客都能坐得安全舒服

  2018年,楊建明已是旅游輪渡“交運明珠”的船長。這艘船可比當年的輪渡氣派多了,長60多米,有三層,能載500人。人力舵變已被電動液壓舵代替,操作系統由人工換成了電動,哨子變成了對講機,廁所也不再是直排到江中的“生態廁所”。

  現在的乘客主要是外地游客,也有本地市民特地來坐,一方面是觀光,另一方面是對往昔歲月的留戀。

  每晚,“交運明珠”從朝天門出發,沿嘉陵江上行,到洪崖洞掉頭,出嘉陵江,沿著長江上行到儲奇門,再掉頭往下,進入嘉陵江,最后回到朝天門三碼頭。在這一個小時里,山城的旖旎夜景盡收眼底。

  楊建明眼中的兩江四岸,曾經就像黑白照片。洪崖洞全是破舊的磚木結構吊腳樓,長濱路上橫著爛房子和臭水溝。而隨著重慶的發展,重新打造后的洪崖洞璀璨奪目,已成為一個備受歡迎的景點,兩江四岸的風景也是日新月異。

  楊建明再過兩年即將退休,他的心愿就是把船開好,讓本地市民和來重慶觀光的游客都能坐得安全、舒服。

  方便出行觀光

  將開通多條“巴渝風情”輪渡航線

  由于觀光輪渡的發展空間越來越大,重慶市客輪有限公司(原重慶市輪渡公司)8月剛開通朝天門到磁器口的新航線,目前是體驗運營,全長28公里,運行時間2個多小時。待沙坪壩區完善磁器口碼頭建設后,再投入正式營運。

  正式營運后,渡船將選擇性停靠嘉陵江沿線的江北嘴、洪崖洞、劉家臺、牛角沱、相國寺、化龍橋、中渡口、大竹林等碼頭,為市民出行和觀光提供便利。

  下一步,客輪公司還準備開通更多具有特色的輪渡航線,讓乘客體驗不一樣的風情。

  其中包括“洪崖洞—朝天門—江北嘴—彈子石”四角航線,串聯起兩江四岸的渝中區、江北區、南岸區的交通要點及傳統風貌景區;“朝天門-野苗溪-龍門浩-儲奇門”航線,連通長江兩岸的渝中區和南岸區的交通要點及重慶歷史文化景區;“朝天門—悅來”航線,將嘉陵江沿線的市民集居區和主要港口碼頭及紅色革命文化串聯起來;“朝天門—廣陽島”航線,將朝天門沿長江以下的洋人街、寸灘港、銅羅峽、唐家沱和廣陽島國際度假區串聯起來;“朝天門—馬桑溪古鎮”航線,將長江沿線的市民集居區、火車站、主要港口碼頭及重慶地方特色文化串聯起來,方便市民出行。

  歷史回顧

  輪渡今年滿八十歲 大轟炸也炸不斷水上“生命線”

  早在明清時期,老重慶江河沿岸就有木船和竹筏作為擺渡,分為民渡和義渡,13條河道上有渡口159處。到上世紀30年代初,老重慶城有渡口40個,上千只擺渡木船。

  1937年5月,時任四川省民政廳長稽祖佑和建設廳長的盧作孚聯名向四川省政府建議,開辦重慶輪渡航線。次年1月1日,輪渡公司網上現金賭博籌備處向民生公司租用了“民約”和“民慶”號輪船,開通了儲奇門至海棠溪輪渡航線,這是重慶輪渡的第一條航線。從此,在長達數十年歲月里,輪渡成為市民過江首選交通工具。

  1938年,陸續開通了朝天門至南岸彈子石,朝天門至江北覲陽門,望龍門到南岸龍門浩等航線。10月1日,重慶輪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1939年后,輪渡公司陸續購置10艘蒸汽輪船,編號為5至16號,其中并無13和14的編號,因為覺得這兩個數字的諧音不吉利。

  此后,增開了南紀門至黃桷渡等多條輪渡航。到1945年,重慶輪渡股份有限公司的輪渡數量達到了14艘,航線7條,每天客運量約5萬人次。

  隨著川江輪渡的迅速發展,海棠溪義渡在1941年停辦。

  抗戰期間,為躲避日機轟炸,疏散市民過江,輪渡曾做出過巨大貢獻。僅1938年10月至12月,載客量就達102萬余人次,其中儲奇門至海棠溪輪渡線達45萬余人次。1939年,在“5.3”“5.4”大轟炸中,儲奇門碼頭輪渡躉船被炸,1位水手遇難,數十名乘客和船員受傷,但并沒有阻擋這條“生命線”的正常運行。

  本報記者 紀文伶

  紀文伶


上一篇:如何破解交通轉型期難題?源頭引導賦能“智慧”
下一篇:前8月我國出口汽車增長超兩成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