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quw2"></acronym>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數字化校園
一個小村莊的家國大戲:鄭大圣《村戲》百城首映
當前位置:主頁 > 數字化校園 > 每日一詩 >
一個小村莊的家國大戲:鄭大圣《村戲》百城首映
時間:2018-03-21 來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東方揚州外國語

3月17日,大象點映在北京、深圳、廣州、武漢、杭州、南京、南寧、海口等近百個城市為電影《村戲》舉行了規模盛大的首映禮,這部此前通過小范圍影展被很多資深影迷奉為“2017年度最佳華語電影”的作品終于登陸大銀幕,和期待已久的影迷見面。著名影視文化學者戴錦華稱“《村戲》是一個給我多重久違之感的電影,包括久違了的鄉村,久違了的歷史,久違了的現實感。它同時又是一個極具原創性的故事,是表現主義風格的試驗。”

《村戲》故事:一個小村莊的家國大戲

《村戲》由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深圳電影制片廠和百城映像(昆山)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聯合出品。導演鄭大圣曾執導過《王勃之死》、《古玩》、《天津閑人》、《廉吏于成龍》等影片。在第31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提名中,電影《村戲》獲得了包括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攝影和最佳女配角在內的四項提名,并獲得最佳攝影獎,和第54屆臺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村戲》的故事改編自《賈大山小說精品集》,背景設定在上世紀80年代初,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即將啟動,一個北方村莊的村民準備為新年排演一出《打金枝》的戲劇,與此同時,承包分地的消息也被擴散出去,人人開始躁動。

影片的表層故事是排戲,敘事的推動力是角色分配產生的矛盾,但故事的內核則指向因分地產生的利益分配,并用閃回的方式揭開了一段塵封十年的悲劇。故事的主人公奎生,就像一個男版的“祥林嫂”,他是一個即使瘋了也依然活在冷戰意識形態和創傷記憶里的悲劇人物。

十年前,他在村民們的道德感召和脅迫下“大義滅親”,成了眾人口中維護集體財產的“英雄”民兵連長;十年后,他成了眾人疏遠的“瘋子”,當新一輪的利益分配因他而陷入僵局,兒子、妻子、曾經的領導、多年的好友以及那些曾受過他恩惠的村民,又將做出怎樣的抉擇?

導演:非專業演員是最大的禮物

出身于電影世家、畢業于以先鋒和實驗聞名的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的導演鄭大圣,專注于開掘歷史和人性,《王勃之死》、《古玩》、《天津閑人》、《危城之戀》、《廉吏于成龍》等電影,無一不取材于歷史。

導演鄭大圣說拍攝《村戲》源自于他的個人焦慮。“因為三四十年以前不遠也不近,我們知道個大概,但我們并不知道具體的細節,好多東西是模糊的,大概知道,但是無從知道。如果知道的人不說,不描述,不討論,那某一個階段的歷史就‘不存在’了。我為此而感到焦慮。”

為了拍好這個故事,劇本從2014年開始就創作,前后花費了一年半時間,故事大綱和人物小傳做了十來稿,劇本寫作了八遍,開拍之前鄭大圣又改了一遍。但他對于創作的嚴格要求不止于此。在影片開拍之前,他給制片人又出了一個難題:必須找一批非職業演員,他們必須要說自己的土語,彼此是熟人,還必須會戲曲的技藝,只有這些條件全部具備,電影才能正式開拍。制片人在對河北縣級以下民間劇團進行地毯式搜尋之后,在井陘找到了一個名叫“陸德晉劇團”的民間梆子劇團,他們常年在鄉間巡演,不完全脫離農村生產。更有觀眾直言“很高興今日中國還有這樣的電影人,還能看到這樣的電影。”

導演鄭大圣:我需要最對的觀眾

《村戲》自去年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以來,先后入圍了金雞獎、平遙國際影展、金馬獎和塔林黑夜國際電影節等多個國內外獎項,并斬獲了金雞獎最佳攝影。影片在展映過程中收獲了眾多影評人交口稱贊,影迷們也都期待影片能早日公映。但直到遇見通過精準點映助力藝術電影發行的大象點映,導演鄭大圣才決定讓《村戲》通過點映的方式和觀眾在大銀幕上相見。

在鄭大圣看來,《村戲》并不是一部為習慣了爆米花電影的觀眾而拍攝的電影,而要找到這些觀眾,顯然用傳統的公映很難實現。因為“你的dcp到了影院以后,沒有人能把這最后一公里跨越了,那是盲投、粗線條的。”

而大象點映首創的精準點映模式則可以解決這“最后一公里”的問題。和傳統公映從院線到觀眾的思維不同,大象點映的邏輯是從觀眾端出發,找到了一定量對某部電影感興趣的觀眾之后,再對接影院排片,從而“讓好電影遇見對的觀眾”。2017年,大象點映通過這種點映模式,已經先后把《搖搖晃晃的人間》和《我只認識你》等紀錄電影成功帶到大銀幕。在百城首映禮之后,《村戲》將繼續在“大象點映”微信服務號上通過點映和觀眾見面。

鄭大圣說:“我希望這部電影不僅僅是上映,而是可以進行一些藝術電影發行模式的探索。”

徐鵬遠


上一篇:《村戲》導演鄭大圣:我們如何變成現在的我們
下一篇:沒有了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