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quw2"></acronym>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samp id="cquw2"><wbr id="cquw2"></wbr></samp>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tr id="cquw2"><wbr id="cquw2"></wbr></tr>
學生園地
陳瑜:活在文學的天空里
當前位置:主頁 > 學生園地 > 學生作文 >
陳瑜:活在文學的天空里
時間:2019-06-26 來源:未知 作者:北京新東方揚州外國語

5月29日,一大早陳瑜老師精神抖擻,起來看書看報,然后躺下休息。到中午的時候,他又要起來看書看報,老伴說,先躺著說說話吧。他說,我還得學習,還要用功……

6月1日,陳瑜老師與世長辭,享年89歲。這一天正是兒童節,他是帶著天真無邪的微笑走的。

陳瑜老師是搞文學的,他活在文學的天空里。

書香門第在花樓

天生就是文學命

1931年2月,陳瑜老師出生在天臺妙山的花樓中。他家是清代的古民居,正面門額上刻有模糊的“通德門”字樣,背面則刻“韞玉含輝”,書法甚佳。花樓是陳體齋先生取的,得名于《禮記·樂記》中的“樂者,德之華也”一句;“華”“花”通假。此樓緊靠東門——陳姓文化人云集之處,如清代武狀元陳桂芬(陳繼孟)、寫過《春秋緯史集傳》《公羊傳正解》《繁露書帷文集》的陳省欽,編過《天臺風俗志》《天臺山文化史》的陳鐘祺等。因此,陳瑜老師有深厚的家學淵源。

陳瑜老師18歲參加工作。他說剛工作的時候人還沒有桌子高,但寫字作文還是輕松自如的。所以一直從事文字工作,擔任過前山鄉副鄉長、天臺縣人民政府秘書處文書、縣委生產辦秘書、縣農業辦文書,早期還做過《天臺報》的編輯。1978年,他調到天臺縣文化館當文學創作干部,再擔任館長和天臺縣文聯副秘書長。1997年退休后擔任天臺縣文學協會第三屆會長。2000年,臺州市文聯給他頒發了從事文化工作四十年榮譽證書。

文學干部成館長

培訓筆會搞創作

在天臺文化館當文學創作干部時,陳瑜老師創辦了《文學園地》,編輯發表天臺作者的作品。1979年他參與《天臺山》文學雜志創辦與編輯,后來編輯《始豐報》《始豐文化》《天臺山詩報》《天臺山詩詞》,他把文化館的櫥窗利用起來,編成《赤城》刊,每月兩期,先是毛筆抄寫發布,然后蠟紙刻印。每期1萬字,一年24期,統計下來也有24萬字。現在活躍的文學作者,如曾標營、余躍華、許軍、孫新馳、王典宇、梁立新、張秋曉、王天鶴和我,最初都是在這里露臉,開始走上文學之路的。

1985年,他組織了天臺縣詩歌創作培訓班,邀請黃巖的夏矛、玉環的張一芳老師等講課,然后帶領大家一起登赤城山。王天鶴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行走不便,也被詩友攙扶著登上山頂。之后,又組織創辦了天臺山杜鵑花詩社。在文化館召開成立大會時,陳瑜老師讓木訥的我唱票,會上選出楊曉軍擔任社長,王天鶴擔任主編。我與余躍華、王天鶴、曾標營、龐亨福、許志剛、余紅霞(余深思)等在會上見面,成為一生知己。

許多人都稱呼陳瑜老師為陳老總、陳老師、陳先生。他滿臉笑容、溫和,讓人如沐春風,與周圍同志關系融洽和諧。陳瑜老師經常組織大家采風,華頂、石梁、高明、九遮山、龍皇堂,都留下我們快樂的身影。當時沒有手機,他先寫好通知寄出去,根據回執安排包車、食宿。他安排主持日程,推薦提供閱讀材料、討論作品,行走時背著幾個相機,為大家拍攝。采風結束后,效果好的照片,他自己花錢洗印出來,寄給大家。收到的采風文章,他編輯打印成冊,也寄給與會成員。他組織活動多少次,大家說不清楚,他自掏腰包貼補了多少錢,大家也很模糊。

因為活動太多,陳瑜老師最后把自己累垮了。一天,他從天臺縣街頭鎮的老年協會文化活動回來,已經很晚了。他又到辦公室整理資料,完事后起身,眼前一黑就栽倒了。結果,他半身不遂,癱瘓了。

陳瑜老師退休前在大明宮前的老木樓辦公,退休后一直住大明宮后面老樓的三樓。陳老師不想占便宜,每個月掏幾十元房租交給館里。房間里的花草是幾個女作者送的。每周六都有文友不約而同地到這里來聊天,同時把作品帶來請他指點。到了飯點,他請大家去弄堂吃餃餅筒、糊拉汰。他說:“你們給我消除孤獨,我做東請你們吃飯。”他搜集了幾十年的書刊珍品,全堆在這里,讓人共享。

陳瑜老師是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員,創作幾十年,寫了許多詩歌、散文、小說、戲曲演唱等資料。他把有關天臺作者的文學評論、報告文學和散文編印成兩冊《山地存稿》,但戲曲、詩歌和小說還沒來得及編印。最重要的是他獲獎的越劇《桃源夢》劇本,還有他編的《天臺山文化史》等。聽說有人要處理這些資料,住在他樓下的曾標營急忙花了幾百元錢把它們買下來。曾標營說,整理一下捐給天臺縣圖書館收藏。

慈愛和善大好人

提攜發現新作者

有一次,陳瑜老師見到有個叫洪丹丹的業余作者,心事重重,一問才得知,她考上大學,為籌措不到學費發愁。幾天后他將幾千元學費放在信封里,托人帶給她,她最后順利入學。

洪丹丹視陳瑜老師為恩師。畢業后,她在一家企業工作,編企業報,其間經常向陳瑜老師請教。后來結婚生子,一家三口來到陳瑜老師家里,請他為孩子取名。

王天鶴因為身有殘疾,生活不如意,找陳瑜老師訴苦。陳瑜老師熱情撫慰她、鼓勵她,告訴她只要有一技之長,便能在社會立足。王天鶴后來到臨海、椒江工作,一回來就到陳瑜老師那里匯報。再后來,她回天臺工作,去陳瑜老師家更勤了。她一有好吃的東西,都與陳老師分享,情緒上有什么波動,就找陳瑜老師傾訴。陳瑜老師去世后,她悲傷不已,哭腫了眼睛。

我是1985年與陳瑜老師認識的。當時,我家里遭到變故,很苦悶,寫文章發泄情緒。他次子陳達炎在鄉里當稅務員,把我的作品帶給他。他看后覺得我的文字基礎不錯,就讓我到城里來,住在他家里。他介紹我去蒼山下宅中學當代課老師,因為山村不通郵路電話,被延誤了。他又介紹我到某工廠當會計,因故也未去成。1986年,他推薦我參加天臺縣民間文學三套集成的編輯。因為撥款用完接不上,他又推薦我到地名辦公室做“水系名考”。他看見我衣衫單薄,就給我買衣服,還把自己家的糧票節省出15公斤,貼補給我。他讓我把工資存在他那里保管,但我總是全買了書和磁帶,看見喜歡的東西,我要向他拿錢。

我是陳瑜老師提攜出來的,否則就爛在外胡村了。后來我到北京工作,一回天臺就上他家匯報近況,拿出新出版的作品請他指導。他看了很欣慰。

陳瑜老師從事文學輔導工作,提攜發現了一大批年輕有為的文學新人。這些新人,經過幾十年的努力,都成了天臺山文學創作的中堅力量。他們發表作品出書后,第一時間把作品送到陳瑜老師家,與他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悅。

陳瑜老師待人隨和、熱情,幫助了許多人。文友金根芹在文章中說,因為鄰居家人口多,住房緊張,他就把自家的房子送給了鄰居住。他每月給鄰家孤寡婆婆發“工資”,借口說是讓她清除門口的雜草的勞動所得。他還造了假的工資冊,婆婆簽字了才能領錢。這樣,婆婆就“心安理得”地領了20多年“工資”,從開始的每季度30元,一直到每季度210元。

文學事業有傳承

青出于藍謝師恩

陳瑜老師的告別儀式,盡管沒有通知,但來自全縣各地的數百人自發到殯儀館為他送行。原來的告別廳容納不下,換了最大的告別廳。

陳瑜老師的長子陳學迅,喜歡詩詞與書法,繼承了他的傳統,組織了“天臺十三怪”等群體,熱心創作,成果顯著。同時組織了一個旗袍隊,在各地演出。

當年為了生計,陳瑜老師的學生龐亨福出外經商。臨行時,龐亨福找到他說,我以后經濟上有能力,將為天臺文學做貢獻。

幾十年后,龐亨福成為一位成功的企業家。1997年,他邀請陳瑜老師和天臺文友去昆山、沙家浜采風,創作了一些作品。此后他促成天臺、昆山兩地文聯每年舉辦交流活動,二十幾年從不間斷。現在他當選為天臺縣文聯副主席、作協主席,組織成立平橋鎮文聯、舉行了兩屆詩會、舉辦了三屆免費文學培訓班、編輯出版了一套平橋文萃叢書,自己也創作出版了《村官說》。他說,自己在向陳瑜老師兌現諾言。

龐亨福說,陳瑜老師對天臺文化大有功德,讓人敬仰。陳瑜老師去世后,他從蘇州趕來,沉痛悼念。

陳瑜老師是帶著愉悅的笑容上路的,本來陰沉的天空也晴朗了起來。大家都在默念:陳瑜老師活在文學的天空里。




上一篇:首個本土科幻文學博士畢業:讓更多人知道科幻的好
下一篇:中國文學走向人民文學大繁榮的時代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